易胜博体育

年味儿

日期:2021-02-09 20:31:01 作者:黄秋萍 【 字体:

转眼,年又近了。街头巷尾的红挂饰,超市里琳琅满目的年货,为城市带来了浓厚的节日气息。过去,好像年味来得直接一点。大街小巷播着朗朗上口的贺年神曲,家家户户张灯结彩,烟花爆竹声此起彼伏。这是记忆中其乐融融的过年景象。它是时间的仪式,也是亲情、文化的欢愉。        

“如果要用一种味道来形容年,你觉得过年是什么味道?”我问女儿。

“甜味!妈妈你看啊,看春晚、抢红包、集五福!吃团圆饭、贴春联、放烟花!全是能让我产生多巴胺的高兴事,想想就兴奋啊”女儿雀跃不已。这是来自孩子对过年最纯粹的感知,喜庆并饱含快乐。

年味,究竟是个什么味儿?如果说年味儿是烙在记忆深处年年如一的经典,那唤醒我们记忆的一定有家的味道。儿时的记忆里,父亲在边防驻守,母亲就是家。她用勤劳俭朴,宽厚善良,撑起了一片幸福的天。

家里有一台缝纫机,在我眼里就是一个神奇的存在。春节的新衣服,是母亲用她一切可以利用的素材,加上几块精挑细选的布料,在缝纫机上“哒哒哒”的声音中,紧跟时尚潮流的新衣裳很快就能做出来。每年的这个时候,都会引来一阵艳羡。我对美,对年味儿的最初的体验和感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的。我记忆深处的那些美味佳肴,真正的私房菜,是母亲做的粗饭素菜,为当年那个艰苦、平凡的生活增添了无限美好。家里有母亲自己开荒的菜地,种满各类当季果蔬,那些看着寡淡的素菜总能在母亲手里轮番变着可口新菜式。母亲会做很多面食,作为一个地道的南方人,面食本不是强项,可她跟北方来的随军家属们混熟后,学到了地道饺子的做法。逢年过节,母亲就会早早买回饺子材料,洗菜、剁馅儿、调味、和面、擀皮儿、包饺子……一家人围坐在一起“家庭团建”,其乐融融。饺子,已经成为大家公认的节日符号,更是母亲特殊日子里的一道仪式。而与年味儿有关的记忆,就藏在这些细节琐碎中,五光十色而又香气浓郁。

如果年味儿是庄严的仪式感,那它有文化的味道。部队里的大年三十,大扫除后,父亲挥笔写大红对联,大红纸还得自己裁,纸对折,两头一拉,纸就整整齐齐一分为二。父亲低头凝神,稳当落笔,我和母亲只等着贴。把提前一天准备好的米糊糊涂在对联边缘,边涂边说吉利话。一切准备好,我爬上那张垫了几层高的小桌,父亲扶着椅子,母亲站在中间指挥调整粘贴的位置。贴完,我总忍不住凑上去,再细细嗅一下,那令人陶醉的墨香。现如今,门楣之上的很多春联都换成了印刷体,少了手工书写的差异,多了几分呆板的缺憾。

贴好春联和大福字,新的一年,就算是正式拉开序幕了。吃过年夜饭,家人共赏春节联欢晚会。这个传统节目从父母家一直延续到了我自己的小家庭,十几年来,不曾改变。吃饭、看电视,本是最最平淡又朴素的日常,却因家人的团聚而变得无比珍贵和温暖。如果这算是一种家庭文化的传承,很欣慰,它也已在女儿的年味儿记忆里埋下了种子。藏了在我们和她一起忙前忙后做的团圆饭里,藏在了和她一起走亲访友的其乐融融里,还藏在我们一起贴过的那一对对喜庆对联里。这些,都是女儿日后对年味儿更深层的“甜”味回忆。

都说年味儿变了,其实它是顺应时代发展改变了方式而已。年味儿不会变,因为这是中国人刻在骨子里的信仰,是爱,是团圆,是幸福,更是期盼。2021年的春节,从疫情防控全局考虑,许多人积极响应国家“就地过年”的倡议。“此心安处是吾乡”构成了这个年更广阔意义的年味儿。是大爱,也是奉献,以“小我”之身发“大我”之光。“大家”的坚守与付出,很中国!我们重视亲情,更感知“小家”的珍贵与幸福,更加期盼国泰民安。纵使这个春节不能回家过年,但年味儿不打折!

(黄秋萍 茂名热电厂)

(责任编辑 张瑞 审核 俞岚)

相关内容: